市值蒸发百亿美元,裁员千人求生:蔚来汽车能否走出至暗时刻

   蔚来汽车

 
蔚来财务副总监汪东宁指出,2019年下半年的交付量会有所上升,这将对我们的毛利率带来积极的影响。“因为会受到不同车型和选装的影响,汽车销售毛利趋势也会有负有正,可以把它视作受市场驱动的可控因素。因此毛利率情况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交付量和所售车辆的单价。”然而汽车分析师张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对蔚来汽车的预估不甚乐观。“我预估蔚来今年的销量很难达到两万辆,销量上不去,亏损就还会继续,蔚来汽车短时间难以实现扭亏为盈。”
15.jpg
 
  因为百亿巨亏登上热搜的蔚来汽车(NYSE:NIO),股价也刷出历史低点。在外界看来,在今年内经历了起火事件、产品召回、裁员风波的蔚来正在迎来一家创业公司的至暗时刻。
 
  9月25日晚间,在重新召开的电话会议上,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李斌首先对外界最为关注的亏损超过400亿人民币的说法进行了澄清。他强调,截至目前,公司的亏损情况在220亿规模,并且其中100亿为研发支出。
 
  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(CFO)谢东萤则指出,二季度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之前的影响,扣除召回成本,蔚来的销售利润率正在改善。据谢东萤介绍,蔚来已经开始在全公司范围内实施全面的降本措施,包括裁员、剥离非核心业务;在销售方面,以与合作方共建Nio Space的方式,提高销售网络建设的成本效益等。
 
  重启电话会议挽回的市场信心,只停留在了盘前。盘前股价一度回升的蔚来,在开盘后继续走低。
 
  截至9月27日美股收盘,蔚来股价再次下跌10.71%,至1.75美元,再创历史新低。目前,蔚来市值较其高点145亿美元相比,已缩水87%至18.28亿美元,上市一年多时间市值蒸发百亿美元。截至目前,蔚来股价已在6个交易日连续下跌,累跌超40%。
 
  亏损220亿元
 
  让蔚来汽车的盈利状况再度引发外界关注的,是蔚来汽车近日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。
 
  财报显示,蔚来第二季度净亏损高达33亿元,与一季度相比亏损增加25.2%,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增加了83.1%。有媒体报道统计称,蔚来4年来的亏损达到了约50亿美元,这相当于特斯拉15年累计亏损金额。算上最新财报披露的亏损,蔚来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亏损总额将达到约57亿美元(超过400亿元人民币)。
 
  对此,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9月25日的电话会议中澄清,按照非美国会计准则(NON-GAAP)的计算方式,蔚来的实际亏损是220亿元人民币,其中有100亿元都是花在了研发上,这也是蔚来核心的投资方向。
 
  这场电话会之前一度被宣告取消,引发市场担忧,此后蔚来又重新宣告召开。
 
  根据年报显示,2016年至2018年蔚来研发费用支出分别为14.65亿元、26.03亿元、39.98亿元,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支出23.79亿元,这三年半蔚来共合计支出为104.45亿元。
 
  除了蔚来宣称的100亿研发投入之外,它在营销方面的投入也是一笔巨大的资本支出。2016年至2018年公司销售和管理费用分别为11.37亿元、23.51亿元、53.42亿元,2019年上半年营销费用为27.41亿元,这三年半蔚来合计支出115.71亿元。
 
  蔚来首席财务官(CFO)谢东萤表示,蔚来在今年二季度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此前召回车辆的影响。如果扣除3.39亿元人民币的召回成本,其汽车销售利润率为-4%,较一季度的-7.2%原本是有所改善的。此前因为电池包的安全隐患问题,蔚来自6月27日起,召回了共计4803辆在去年4月2日至10月19日生产的ES8汽车。
 
  蔚来断臂自救
 
  在削减成本方面,谢东萤确认,截至今年年底将减少员工数量,从9000多人减少至7000多人,并且蔚来还会剥离一部分非核心业务。此前李斌发布的内部信中就提到,蔚来计划在今年9月底之前裁员1200人,相当于员工总数的14%。财报显示,二季度,蔚来的销售、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仅增长48.6%,而在一季度、去年四季度和三季度,这个增幅分别是71.5%、130.0%、208.9%。
 
  谢东萤称,已经在全公司范围内实施了全面的降本措施。这些策略主要关注在销售和服务网络,以及研发部门提升效率、精益化管理,并减少人员冗余。
 
  “在销售服务网络方面,正如之前提到的,我们会通过NIO Space进一步拓展线下销售网络。NIO Space这一高成本效益的方式能够有效增加我们的市场覆盖,并且与旗舰NIO House相比对资金需求更小。” 谢东萤介绍。
 
  NIO Space与蔚来此前开设的用户服务中心NIO House 不同的是,这些空间通常在200平方米以下,能够快速铺开,具有更高的成本效益,能够大幅增加我们在市场中的销售点。同时,NIO Space将主要布局在商场和高人流量的社区,主要由蔚来选出的合作伙伴投资。
 
  今年8月,蔚来出售了其电动方程式(Formula E以下简称“FE”)车队的多数股权,放弃FE车队拥有者的身份,转变为品牌冠名赞助方。另有媒体报道,蔚来也正计划将充电服务部门NIO Power拆分、独立融资,希望摆脱蔚来输血的同时,反哺蔚来股价。目前NIO Power已经形成了家充桩、换电站、快充桩、移动充电车和第三方充电设施在内的充换电网络,部署了超过100座换电站、500多辆充电车。
 
  李斌在电话会议里还特别提到,供应链成本从现在到明年四季度还有持续下降的空间。“总体上来说我能说的是每个季度都能够下降,我们从目前来讲明年的第三和第四季度能够有比较大的下降。”
 
  融资迫在眉睫
 
  中金公司在研报中曾预计,蔚来汽车如果要转亏为盈,需要在2019年和2020年内,分别募资约百亿元,才能保证年末有部分现金结余备用,直至2022年左右,该公司才有望实现自由现金流扭亏。
 
  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,9月5日,蔚来与腾讯、李斌签订了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。根据此协议,蔚来将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向投资者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,预计在9月底之前完成。
 
  此外,2019年6月份,蔚来汽车宣布获得亦庄国投的100亿投资,但这笔资金并未体现到二季度报中,目前尚未有任何进一步的消息。
 
  至于后续融资的问题,谢东萤在电话会上称,蔚来汽车的融资是非常成功的。
 
  “作为中国唯一的一个高端电动汽车品牌,也是全球非常有竞争力的高端电动汽车品牌,我们还是更多的信心获得更多投资人的支持。”李斌在电话会议中说。
 
  但是,市场似乎不像李斌一样对蔚来充满信心。摩根士丹利下调蔚来汽车评级至“持有”,目标价从3.50美元下调至2.40美元;中金公司认为,蔚来短期自我造血能力有限,将蔚来目标价下调30.6%至2.50美元,维持“中性”评级。
 
  销量下滑
 
  裁员、剥离非核心业务、股价大跌……这些不是蔚来最大的危机,而是危机背后的连锁反应。对一家汽车而言更重要的是,如何抵御住销售下滑的压力。
 
  财报数据显示,蔚来今年第二季度总收入为15亿元,环比下降6%。蔚来今年第二季度共交付3553台汽车,其中ES8交付数量为3140辆,ES6交付数量为413辆。同比一季度的3989辆,下降10.9%,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7.9%。另外,二季度汽车销售额为14.1亿元,环比下降7.9%。
 
  在电话会议上,李斌将销售的疲软归因于汽车市场大环境的影响,剔除掉外部因素,他对于蔚来二季度的交付情况较为满意。
 
  李斌表示,有四个因素影响了蔚来当下的销售情况:首先,中国整体车市仍然疲软,与一年前相比乘用车批售数据下跌了14.3%;第二,市场上高端品牌的价格竞争,数据显示,高端市场的平均成交价较历史高位下跌了20%到25%;第三,从3月末开始的电动车补贴退坡,对电动车的需求影响较大;最后是由于贸易摩擦带来的宏观经济不确定性,影响到非必需消费品的预期和节奏。
 
  为了刺激销量,蔚来在8月底推出终身免费换电计划,所有现有和新购买蔚来ES8和ES6的首任车主,即日起可享终身免费换电。此外,蔚来汽车在上海已经推出5年零首付的购车政策,试图通过金融政策增强产品吸引力。李斌称,蔚来汽车将会通过技术进步加强产品竞争力,进而持续提升销售,具体内容包括从10月起将开始交付配备84千瓦时电池包的ES6和ES8,车辆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将分别提升至510公里和430公里等。
 
  蔚来汽车
 
  因为百亿巨亏登上热搜的蔚来汽车(NYSE:NIO),股价也刷出历史低点。在外界看来,在今年内经历了起火事件、产品召回、裁员风波的蔚来正在迎来一家创业公司的至暗时刻。
 
  9月25日晚间,在重新召开的电话会议上,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李斌首先对外界最为关注的亏损超过400亿人民币的说法进行了澄清。他强调,截至目前,公司的亏损情况在220亿规模,并且其中100亿为研发支出。
 
  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(CFO)谢东萤则指出,二季度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之前的影响,扣除召回成本,蔚来的销售利润率正在改善。据谢东萤介绍,蔚来已经开始在全公司范围内实施全面的降本措施,包括裁员、剥离非核心业务;在销售方面,以与合作方共建Nio Space的方式,提高销售网络建设的成本效益等。
 
  重启电话会议挽回的市场信心,只停留在了盘前。盘前股价一度回升的蔚来,在开盘后继续走低。
 
  截至9月27日美股收盘,蔚来股价再次下跌10.71%,至1.75美元,再创历史新低。目前,蔚来市值较其高点145亿美元相比,已缩水87%至18.28亿美元,上市一年多时间市值蒸发百亿美元。截至目前,蔚来股价已在6个交易日连续下跌,累跌超40%。
 
  亏损220亿元
 
  让蔚来汽车的盈利状况再度引发外界关注的,是蔚来汽车近日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。
 
  财报显示,蔚来第二季度净亏损高达33亿元,与一季度相比亏损增加25.2%,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增加了83.1%。有媒体报道统计称,蔚来4年来的亏损达到了约50亿美元,这相当于特斯拉15年累计亏损金额。算上最新财报披露的亏损,蔚来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亏损总额将达到约57亿美元(超过400亿元人民币)。
 
  对此,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9月25日的电话会议中澄清,按照非美国会计准则(NON-GAAP)的计算方式,蔚来的实际亏损是220亿元人民币,其中有100亿元都是花在了研发上,这也是蔚来核心的投资方向。
 
  这场电话会之前一度被宣告取消,引发市场担忧,此后蔚来又重新宣告召开。
 
  根据年报显示,2016年至2018年蔚来研发费用支出分别为14.65亿元、26.03亿元、39.98亿元,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支出23.79亿元,这三年半蔚来共合计支出为104.45亿元。
 
  除了蔚来宣称的100亿研发投入之外,它在营销方面的投入也是一笔巨大的资本支出。2016年至2018年公司销售和管理费用分别为11.37亿元、23.51亿元、53.42亿元,2019年上半年营销费用为27.41亿元,这三年半蔚来合计支出115.71亿元。
 
  蔚来首席财务官(CFO)谢东萤表示,蔚来在今年二季度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此前召回车辆的影响。如果扣除3.39亿元人民币的召回成本,其汽车销售利润率为-4%,较一季度的-7.2%原本是有所改善的。此前因为电池包的安全隐患问题,蔚来自6月27日起,召回了共计4803辆在去年4月2日至10月19日生产的ES8汽车。
 
  蔚来断臂自救
 
  在削减成本方面,谢东萤确认,截至今年年底将减少员工数量,从9000多人减少至7000多人,并且蔚来还会剥离一部分非核心业务。此前李斌发布的内部信中就提到,蔚来计划在今年9月底之前裁员1200人,相当于员工总数的14%。财报显示,二季度,蔚来的销售、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仅增长48.6%,而在一季度、去年四季度和三季度,这个增幅分别是71.5%、130.0%、208.9%。
 
  谢东萤称,已经在全公司范围内实施了全面的降本措施。这些策略主要关注在销售和服务网络,以及研发部门提升效率、精益化管理,并减少人员冗余。
 
  “在销售服务网络方面,正如之前提到的,我们会通过NIO Space进一步拓展线下销售网络。NIO Space这一高成本效益的方式能够有效增加我们的市场覆盖,并且与旗舰NIO House相比对资金需求更小。” 谢东萤介绍。
 
  NIO Space与蔚来此前开设的用户服务中心NIO House 不同的是,这些空间通常在200平方米以下,能够快速铺开,具有更高的成本效益,能够大幅增加我们在市场中的销售点。同时,NIO Space将主要布局在商场和高人流量的社区,主要由蔚来选出的合作伙伴投资。
 
  今年8月,蔚来出售了其电动方程式(Formula E以下简称“FE”)车队的多数股权,放弃FE车队拥有者的身份,转变为品牌冠名赞助方。另有媒体报道,蔚来也正计划将充电服务部门NIO Power拆分、独立融资,希望摆脱蔚来输血的同时,反哺蔚来股价。目前NIO Power已经形成了家充桩、换电站、快充桩、移动充电车和第三方充电设施在内的充换电网络,部署了超过100座换电站、500多辆充电车。
 
  李斌在电话会议里还特别提到,供应链成本从现在到明年四季度还有持续下降的空间。“总体上来说我能说的是每个季度都能够下降,我们从目前来讲明年的第三和第四季度能够有比较大的下降。”
 
  融资迫在眉睫
 
  中金公司在研报中曾预计,蔚来汽车如果要转亏为盈,需要在2019年和2020年内,分别募资约百亿元,才能保证年末有部分现金结余备用,直至2022年左右,该公司才有望实现自由现金流扭亏。
 
  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,9月5日,蔚来与腾讯、李斌签订了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。根据此协议,蔚来将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向投资者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,预计在9月底之前完成。
 
  此外,2019年6月份,蔚来汽车宣布获得亦庄国投的100亿投资,但这笔资金并未体现到二季度报中,目前尚未有任何进一步的消息。
 
  至于后续融资的问题,谢东萤在电话会上称,蔚来汽车的融资是非常成功的。
 
  “作为中国唯一的一个高端电动汽车品牌,也是全球非常有竞争力的高端电动汽车品牌,我们还是更多的信心获得更多投资人的支持。”李斌在电话会议中说。
 
  但是,市场似乎不像李斌一样对蔚来充满信心。摩根士丹利下调蔚来汽车评级至“持有”,目标价从3.50美元下调至2.40美元;中金公司认为,蔚来短期自我造血能力有限,将蔚来目标价下调30.6%至2.50美元,维持“中性”评级。
 
  销量下滑
 
  裁员、剥离非核心业务、股价大跌……这些不是蔚来最大的危机,而是危机背后的连锁反应。对一家汽车而言更重要的是,如何抵御住销售下滑的压力。
 
  财报数据显示,蔚来今年第二季度总收入为15亿元,环比下降6%。蔚来今年第二季度共交付3553台汽车,其中ES8交付数量为3140辆,ES6交付数量为413辆。同比一季度的3989辆,下降10.9%,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7.9%。另外,二季度汽车销售额为14.1亿元,环比下降7.9%。
 
  在电话会议上,李斌将销售的疲软归因于汽车市场大环境的影响,剔除掉外部因素,他对于蔚来二季度的交付情况较为满意。
 
  李斌表示,有四个因素影响了蔚来当下的销售情况:首先,中国整体车市仍然疲软,与一年前相比乘用车批售数据下跌了14.3%;第二,市场上高端品牌的价格竞争,数据显示,高端市场的平均成交价较历史高位下跌了20%到25%;第三,从3月末开始的电动车补贴退坡,对电动车的需求影响较大;最后是由于贸易摩擦带来的宏观经济不确定性,影响到非必需消费品的预期和节奏。
 
  为了刺激销量,蔚来在8月底推出终身免费换电计划,所有现有和新购买蔚来ES8和ES6的首任车主,即日起可享终身免费换电。此外,蔚来汽车在上海已经推出5年零首付的购车政策,试图通过金融政策增强产品吸引力。李斌称,蔚来汽车将会通过技术进步加强产品竞争力,进而持续提升销售,具体内容包括从10月起将开始交付配备84千瓦时电池包的ES6和ES8,车辆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将分别提升至510公里和430公里等。
 
  前瞻产业研究院认为,蔚来汽车的盈亏平衡点为年销量3.34万台,蔚来汽车想要实现盈利,首先是要提高销量和营业收入。汽车利润率方面,谢东萤预计,毛利率的基本走势在一定时间内还是维持在负数,他预计,第三季度的车辆销售毛利率为-6%,第四季度为-10%。
 
  蔚来汽车预估三季度将迎来明显好转,交付量将为4200到4400辆,环比增加约18.2%到23.8%。
 
  蔚来财务副总监汪东宁指出,2019年下半年的交付量会有所上升,这将对我们的毛利率带来积极的影响。“因为会受到不同车型和选装的影响,汽车销售毛利趋势也会有负有正,可以把它视作受市场驱动的可控因素。因此毛利率情况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交付量和所售车辆的单价。”然而汽车分析师张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对蔚来汽车的预估不甚乐观。“我预估蔚来今年的销量很难达到两万辆,销量上不去,亏损就还会继续,蔚来汽车短时间难以实现扭亏为盈。”
 
  前瞻产业研究院认为,蔚来汽车的盈亏平衡点为年销量3.34万台,蔚来汽车想要实现盈利,首先是要提高销量和营业收入。汽车利润率方面,谢东萤预计,毛利率的基本走势在一定时间内还是维持在负数,他预计,第三季度的车辆销售毛利率为-6%,第四季度为-10%。
 
  蔚来汽车预估三季度将迎来明显好转,交付量将为4200到4400辆,环比增加约18.2%到23.8%。
 
  
 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